国家统一是各族人民的最高利益 - 资料查询 - 贵州民宗委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服务 > 资料查询 > 正文

国家统一是各族人民的最高利益

更新时间:2013-09-02 点击数: 次 【字体: 打印本页

概况

  中国自古拥有众多的民族。从秦汉至清代两千多年间,各民族共同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中国。在1840年至1949年的一个多世纪中,各民族从自发走向自觉,实现民族大联合,共同捍卫祖国的统一,争取并实现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实现了各民族的平等、团结,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半个多世纪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族人民坚决地维护祖国的统一,珍视得之不易的民族团结;进入改革开放时期,特别是跨世纪历史时刻党中央作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决策以来,各族人民更是满腔热忱为实现现代化,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
  历史证明,国家统一是各族人民的最高利益。各族人民都有维护祖国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

各族人民共同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中国

  (一)统一多民族中国形成的历史过程
  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形成过程,可比拟为雪球运动。先秦时期是这场运动的酝酿阶段,秦汉可视作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开端,随后这个雪球越滚越大,历经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冲突与交融,统一多民族中国在隋唐时有了很大的发展,其后又经辽、宋、夏、金时期的进一步整合,到元明清时期确立了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基本格局。
  从远古到秦统一前漫长的历史时期,是统一多民族中国的酝酿阶段。这一阶段的基本特点有二:其一,古老的中华民族起源于本土,并呈现出多元起源的特点。其中,地理条件较好的黄河中下游地区逐渐成为凝聚的核心。先是形成了以黄帝为共主的部落大联盟,即王朝前古国共主制度,历经上千年岁月,成为中国大地上早期统一的雏形。而后是夏、商、西周凭借这个地区成为统一的奴隶制大国,并融合其他民族形成了今天汉族的前身——华夏族。其二,春秋战国时,这个核心区又扩大到长江流域,并在这个核心区域的基础上形成了“华夷五方格局”。即华夏居中,称为中国,夷、蛮、戎、狄配以东、南、西、北,称“五方之民”,构成“天下”。由此奠定了秦汉以后以黄河、长江流域等汉族农业区为凝聚核心,逐渐向周边扩展的基本方向。
  秦汉是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开端时期。这一时期,华夏在大一统的历史条件下形成为汉族,成为此后历史上稳固的凝聚核心,第一次实现了中国历史上南北农牧诸民族的大统一,使这一时期的国家元首称号明显具备华夷统一的含义。确立中央集权制与郡县定了尔后统一多民族中国疆域的基础。正如著名学者任继愈所说:“秦汉开创了支配中国两千年大一统的政治格局。此后,统一成为主流,被认为是正常的,分裂被认为是不正常”
  魏晋南北朝的三百余年间,其间只有西晋有过短期的统一,其他时候则是各民族建立的政权争战不休,直至形成南北王朝对峙,是中国历史上的大分裂时期。然而,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认同自身是炎黄裔胄或中国境内的民族;都以中国分裂为变态,统一为常态,以统一中国为己任;都把自己建立的王朝视作中华正统;所建立的王朝制度,均以继承秦汉制度为基础,实现农牧民族“胡汉分治”,以汉人农业经济为立国之本,以汉文化为主导的农牧文化相结合。这些共同的特点,为隋唐实现空前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隋唐是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发展时期,历时三百余年。其后再度经历由大分裂到中国南北分别由汉人和少数民族建立王朝对峙的严峻考验。然而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历史从隋唐到元统一以前,仍然得到了大幅度的发展。
  首先,这一时期的中国疆域在秦汉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和巩固,所谓“前王不辟之土悉请衣冠,前史不载之乡并为郡县”。辽金与两宋对峙,其基本制度及经济、文化均大体相同,都是10至13世纪中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辽金把王朝直接管辖的州县推广到整个中国东北部,又在牧区推行部族节度使制度,使中国东北和北方草原的地方行政制度得到发展,对中国疆域的巩固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其他如渤海、南诏、西夏、大理、西辽等地区性王朝或边疆王朝,虽各据一方,有鲜明的民族特点,但其政治、文化深受汉文化影响。因此,元朝统一中国,实际上是隋唐及辽金、两宋时期由大一统到多政权并存,但同一性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  
  第二,国家元首称号的进步反映出农牧民族统一、农牧民族文化结合的特点。西汉时,匈奴单于也称“天子”,与皇帝是平行的国家元首称号。呼韩邪单于归汉后,汉朝赐予他“汉匈奴单于玺”,“位诸侯王上”,表明单于已成为从属于皇帝的称号。后来柔然最高统治者称可汗,可汗又成为与皇帝平行的元首称号。唐太宗降服突厥后,北方游牧民族众汗共同拥戴唐太宗为众汗之上的“天可汗”,“是后以玺书赐西域、北荒之君长,皆称‘皇帝天可汗’”。唐朝皇帝享有“皇帝”、“天子”、“天可汗”三种称号,是农牧两大类各民族共同的国家元首。这种特性在隋唐与辽金、两宋时期得到了显著的发展。
  第三,隋唐及辽金、两宋时期,也是中国古代向外大开放的历史时期,是中国古代经济、文化得到大发展的历史时期。不仅中国各民族经济、文化有显著的发展,增强和加深了相互问的交流,中国与世界的联系范围也远比以往扩大。
  元明清三代是统一多民族中国的确立时期。表现为这样几个特点:
  第一,全国所有的民族地区,都置于中央直接派官的管辖之下,形成了在中央直接管辖下的行省与特别政区并存的地方行政制度。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此后又得到不断巩固和发展。
  第二,在西方列强侵入以前,中国不仅有明确的疆域与稳定的边界,而且形成了稳定而明确的在统一中国范围内,根据不同民族、文化、历史、地理特点,以不同政策、法令行使管辖的地方行政制度。
  第三,各民族大认同的祖国观念,不只在近代西方列强入侵之后才有实际表现,早在1840年以前就创造了值得称颂的业绩。比如在明朝中后期东南抗倭斗争中,广西壮族及湖广土家族、苗族等兄弟民族所立的战功;明清之际郑成功驱逐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的斗争中,台湾世居民族所立的战功;清初叶黑龙江流域各民族在反抗沙俄入侵者的斗争中,及雅克萨驱逐沙俄殖民者的战争中各族官兵所立的战功等等,都表现了在统一多民族中国确立的历史时期,中华各民族祖国观念的大认同,表现出爱本民族与爱中国,保卫祖国与保卫家园一致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中华民族古典爱国主义精神的高度发扬,是中华民族整体民族意识萌发的具体表现。
  综观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形成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其间既有全国统一时期,也有诸雄对峙割据时期。但统一是常态,每次分裂割据对峙之后,都是统一的范围越来越大,制度越来越完善,参与统一事业的民族越来越多。而分裂是历史变态和迈向更高统一的过渡时期。凡在历史上促进中国统一发展的历史人物,无论他是哪个民族,通常都被推崇为大英雄;而凡制造分裂的人,也无论他是哪个民族,都被贬斥为历史的罪人。总之,统一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主流,是中国各民族根本和长远利益之所系,是各族人民共同的愿望和追求目标。
  (二)统一有利于各族人民的交流和国家疆域的巩固
  从秦汉至清朝两千多年的历史中,国家统一时期共约1300多年,军事对立总共不过六七百年。而且在每次割据对峙的历史时期,各种政治势力总以大一统为目标,并确实酝酿着更高层次的统一,因此,统一是中国历史的主流。纵观中国历史,秦汉、隋唐与元明清等王朝的全国性统一,以及匈奴、鲜卑、吐蕃、契丹、女真、党项等族的地区性统一,使得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更加深入,国家疆域更加巩固。
  秦灭六国后,秦始皇下令统一度、量、衡、货币和文字,对促进全国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在北方,派将军蒙恬领兵30万北伐匈奴,在今陕北和内蒙古地区设置44县,迁内地人民实边;在西南,秦王朝开通五尺道,在夜郎、滇、邛都设置官吏,揭开了中央王朝开发西南的序幕;在南方,秦王朝组织50万流徒与越人杂居,开凿灵渠,促进了岭南各族与中原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汉继秦而兴,统一扩大而巩固,制度进一步完善。以后历代王朝,不管统治者是汉族还是其他民族,都在继承秦汉制度的基础上有所更张而不断发展。
  唐朝的大统一和强盛,使中国历史上出现了“绝域君长皆来朝贡,九夷重译相望于道”的壮观景象。北方各族把唐太宗称为“天可汗”或“天至尊”;南方百越诸族称赞贞观年间民族团结的盛况为“胡越一家,自古未之有也”。有唐一代,胡人风尚弥漫于社会各方面。《旧唐书•舆服志》记载:“开元来……太常乐尚胡曲,贵人御馔,尽供胡食,士女皆竟衣胡服。”各民族间空前密切的经济文化交流,一方面得力于国家的统一和强盛,另一方面又促进唐朝更加繁荣,声名远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唐朝之所以成为中国古代最强盛、最有生气的朝代,与其对各民族文化的兼容并蓄是分不开的。
  元明清时期统一多民族中国的疆域由形成大致轮廓进而基本稳固下来,中央政府对边疆地区特别是对西藏、新疆、台湾等的管辖和治理更加制度化,各民族经济、文化的交流也更加深入。
  西藏地区早在一万年前就有人类存在,隋唐以前其族属与文化接近诸羌。7世纪中叶,松赞干布建立吐蕃王朝,实现了青藏高原的局部统一,其与唐朝关系的发展为西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奠定了历史的基础。1247年西藏正式归入中国版图。元世祖忽必烈重视加强对该地区的治理,封西藏喇嘛八思巴为帝师,兼理总制院(后改为宣政院),置乌思(前藏)、藏(后藏)、纳里速•古鲁•孙(阿里)等三路都元帅府,吐蕃等处宣慰使司都元帅府(今甘、青两省的藏族地区)和吐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今川、滇两省的藏族地区)。明设乌思藏和朵甘两处都指挥使司及俄力思军民指挥使司。清在中央设理藩院,专门管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事务;在西藏地区设驻藏大臣,与达赖、班禅共同管理西藏;颁行“钦定藏内善后章程29条”,对驻藏大臣的职权以及官吏应遵守的制度、边界防御、对外交涉、财政贸易、活佛转世等方面做了详细规定,并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
  新疆古称西域,意为中国西部疆域。西汉设西域都护府,治乌垒(今轮台),统辖天山南北,西域正式列入中国版图。前梁设高昌郡。隋朝置鄯善、且末、伊吾三郡。唐设伊州、西州、庭州,共辖十二县,并设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元在西域实行过行省制,设有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等机构。明建哈密卫。清平准噶尔之乱后改西域为新疆,意为“故土新归”。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设伊犁将军,统辖额尔齐斯河以西以南和天山南北的广大地区。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建新疆省,省会迪化(今乌鲁木齐)。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秦汉时期与祖国大陆已有密切联系。南宋隶属福建晋江县。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时,置澎湖巡检司,管理澎湖、台湾等岛屿,隶属泉州路的同安县。明沿其制。清在台湾设台湾府,下辖台湾、凤山、诸罗三县,并在台湾设总兵一员、副将二员统兵驻防,于澎湖设副将一员,隶属福建省。
  在西南,元明清三代都推行土司制度,发展交通,大举移民,兴办教育,在条件成熟时就改土归流,使之比于内地。元明清三代对西南地区统治的深度和力度,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如以往鲜有汉人进入的四川大凉山彝族地区,到了清代,双方互市频繁,彝族中就流行这样的谚语:“彝人离不开汉人,汉人也离不开彝人;彝人离不开盐巴铁货,汉人离不开毛皮山货。”
  (三)建立在兼容并蓄基础上的国家统一
  为什么地理条件殊异、民族成分众多的中国能凝结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为什么疆域广大的中国能成为世界上惟一从古至今始终保持统一格局和文明传统不断的国家?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文明古国和庞大帝国都不能善始善终?……这些疑问尚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探讨,但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或许有益于作出比较正确的回答。
  首先,得益于中国特有的地理条件。一方面,中国东面和南面是茫茫大海,西边是世界屋脊,西南是高山深谷,北面是无垠的戈壁和草原,四周皆有天然屏蔽,因而构成亚欧大陆上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另一方面,这块土地的腹地极为宽广,多种地形、多种气候与多种经济区域组合而形成若干比较完整的地理单元,如青藏高原高寒游牧民族区、西北和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区、东北渔猎和采集民族区、中部和东部的农业民族区等。这种自然与经济因素构成的地理单元,以及农业和游牧民族的分布格局。一方面使先进的中部和东部农业民族区成为中华民族凝聚的核心,另一方面使中国历史上农业民族和游牧民族具有较强的经济互补性和相互依赖性。这和欧洲农牧结合的特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因此,无论是汉、唐还是元、清,无论是汉族掌握中央政权还是少数民族掌握中央政权,都离不开这一凝聚核心,离不开全国通用的汉字和汉文化。
  其次,中国历代统治者都制定实行了一些有利于国家统一和促进民族交流的政策。近代以前的其他世界文明古国有的虽一度形成了大帝国,但当其军事力量瓦解之后,帝国即随之灭亡,再也未能恢复往日的统一。其中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些帝国主要是建立在军事征服的基础之上,而帝国形成之后,实行的又是对异民族的强迫同化政策,所以一旦军事力量削弱或瓦解,基础即随之动摇或坍塌,统治难以为继,更无法再度促成统一的恢复。而中国,先秦时期就已形成的华夷五方之民共称天下的观念和天下大一统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历久而弥坚。这种大一统是建立在“修其教不移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即保证大政整齐、国家统一的前提下,多种族群、文化、语言,乃至宗教兼容并存,共同发展。这就使得中国历史上民族间的相互涵化学习,形成了中华民族“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特点,使得同处在一个统一多民族中国内的中华各民族政治、经济、文化交往十分密切,中华民族的共性日益增强,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不仅促进了祖国统一的发展与巩固,而且各民族共同创造了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历史。
  第三,最重要的是,经过历史的发展和锤炼,形成了把我国各民族维系于一个统一的大家庭中而世代传承的三个纽带:一是国家的长期统一;二是各民族相依共存的经济文化联系;三是近代以来各民族在抵御外来侵略和长期革命斗争中的休戚与共的关系。就我国各民族相依共存的经济文化联系而言,由于中国特有的地理条件,各民族之间很早就形成了经济、文化上的互补互济和互相依赖的关系。无论是国家统一时期,还是暂时分裂阶段,这种各民族间经济与文化的天然联系都不曾被割断。历史上史不绝书的茶马互市和盐铁贸易就是最生动的注解。同时,从先秦即已开始的民族迁徙与民族融合形成了中国民族分布大杂居、小聚居的基本格局。从历史记载来看,汉族向边疆少数民族迁移和少数民族向中原地区内迁的数量都很大。前者主要是历代屯田的军民和从事贸易的商人。如秦始皇曾迁内地50万人到岭南戍边;汉武帝迁上百万军民到西域屯田;明朝在全国范围内设立卫所,屯田的规模更是空前,仅云南一地就将近15万军户,使明代云南的汉族人口超过当地各少数民族人口的总和。少数民族内迁见诸史籍的,如西汉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匈奴浑邪王率4万余人归附汉朝;西晋末年关中人口百万,内迁的“戎狄居半”;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随行的鲜卑人数以十万计。这种迁徙、融合更加强了各民族间业已存在的经济、文化联系,反之亦然。总之,各民族在共同缔造统一多民族中国这一历史进程中形成了唇齿相依、荣辱与共的亲密关系,这是巩固祖国统一赖以存在的深厚基础和内在动力。

各族人民共同捍卫祖国统一

  (一)鸦片战争前为维护祖国统一所做的努力
   维护祖国统一,历来都是中华民族内部各民族的最高利益和准则。如南北朝末期,广州刺史欧阳纥发动以脱离陈朝、分裂祖国为目的的叛乱,要挟俚族女首领冼夫人参加,但冼夫人不仅没有参加,反而全力助陈平叛,后来又帮助隋朝统一岭南地区。明朝为平定倭寇,民族英雄戚继光不仅训练浙江等地的汉族民众,还曾征调湖广、广西的土司兵参战。湖广的土家族与苗族官兵建立了“东南战功第一”的军功,广西壮、瑶等族官兵中涌现出像瓦氏夫人这样杰出的女英雄。他们与汉族军民一起并肩作战,共击倭寇,维护了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明朝末年汉族英雄郑成功驱逐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的斗争,同样得到了台湾各族人民的热烈响应与支持。清朝康熙皇帝则在各族人民的支持下,平定三藩之乱,打败沙俄侵略军,平定准噶尔,稳定西藏局势,摒弃那些在台湾问题上“宜迁其人,弃其地”的错误主张,毅然在台湾设府置县,巩固了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疆域,维护了祖国统一。
  (二)近现代史上为捍卫祖国统一中华民族自觉实现联合
  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东大门,继而又把侵略的魔爪伸向了我国的边疆民族地区。中华民族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为惨痛的侵略。面对空前深重的民族危机,中华民族从自发的联合逐步走向自觉联合,坚决抵抗和打击各种侵略,捍卫祖国统一。
  在东部沿海和台湾地区,各民族人民多次并肩作战,打击侵略者。如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在广东前线作战的就有汉、满、蒙古、藏、羌、苗、土家等民族的将士,涌现出了不少像土家族军官陈连升这样壮烈殉国、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也涌现出像三元里人民抗英这样团结一致、武装抗暴的光辉典范。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僧格林沁指挥蒙古族骑兵大败进犯大沽炮台的英法侵略军。中法战争中,法国军队大举进攻台湾,兵力缺乏、粮饷不足、武器陈旧的清朝军队,并没有轻言放弃,而是依靠广大人民,组织团勇,加上大陆各族人民的支援,最后迫使法国侵略者不得不放弃占据台湾的图谋,使台湾又一次避免沦为殖民地的危险。1895年,在甲午中日战争中惨败的清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及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台湾各族人民“哭声达于四野”,纷纷表示“愿人人战死而失台,决不愿拱手而让台”。大陆各族同胞也坚决主张与侵略者决一死战。日本占领台湾后,各族人民又组织抗日游击队和义勇军,奋起反抗日本侵略者,体现了中华儿女捍卫祖国统一、誓死不做亡国奴的坚定决心。
  在祖国的西南边疆,西藏、云南、广西等地各族人民自发联合起来,并肩作战,抵御外侮。如鸦片战争爆发的同时,祖国西部边陲的阿里地区遭到了投靠英国的印度锡克族一部“森巴”政权的侵略,驻藏大臣孟保在清廷无暇西顾的困境下,组织西藏军民抵御外侮,最终赶跑了侵略者。1855年,尼泊尔亲英政府又大举入侵西藏,具有反抗外来侵略光荣传统的藏族广大僧俗群众再次击退敌人的入侵,表现出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1876年中英《烟台条约》签订后,英国取得了派人进入西藏的特权,便以勘探为名在西藏地区进行各种非法活动,继而又武装侵略西藏。藏族军民依然进行了坚决抵抗。英国政府后来于1903年派遣远征军侵入亚东,发动侵藏战争。勇敢的西藏各族军民奋起保卫家园,狠狠打击了侵略军。辛亥革命后,英国殖民者趁中国政局不稳之机,在西藏大搞分裂活动,遭到了各族人民的反对。十三世达赖喇嘛表示:“吾所最希求者即中国之真正和平统一。”表达了拥护中央政府、各民族团结统一的良好愿望。祖国内地和云、贵、川、甘、青、新等省及海外侨胞、留学生都纷纷谴责英帝国主义分裂祖国的无耻行径,终于粉碎了英帝国主义分裂西藏的罪恶阴谋。19世纪下半叶,法国武装侵占越南,并骚扰云南和广西边境,威胁我国西南边疆的安全。各族人民纷纷起来抗击法国侵略者,刘永福领导的黑旗军大多为壮族子弟,清军将领岑毓英招募的抗法部队中,“汉民居其半,四夷居其半”。当时居住在滇桂地区的壮、苗、瑶、白、彝、傣、纳西及汉等民族都积极投身到抗击法军、保卫边疆的战斗中,谱写了一曲中华各民族儿女携手捍卫祖国的壮丽凯歌。
  在祖国的西北边疆,维吾尔、哈萨克、回、汉等各族人民也是携手抗敌,誓死捍卫祖国领土完整。如1864年,中亚浩罕国阿古柏入侵新疆,并与英国勾结,沙俄也乘机出兵伊犁,就遭到清朝驻军和当地维吾尔、哈萨克、回等各族人民的顽强抵抗,清政府最终收回了对伊犁的主权;同时,左宗棠率领的清军在当地各族同胞的大力支援下,迅速击溃阿古柏的主力,收复新疆,维护了祖国领土的完整。
  在1937年至1945年的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毅然担负起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号召“团结各民族为一体,共同对付日寇”,建立了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引下,中华民族自觉联合起来。从东北的茫茫林海到海南的热带雨林,从东海之滨到延水河畔,从太行山麓到云贵高原,从平原到高山,到处都是中华民族抗日的身影,到处都在传唱激动人心的《义勇军进行曲》。正是这种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民族精神,使自1840年以后饱受欺凌的中华民族终于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赢得了民族的独立和解放。
  与1840年前相比,1840年至1949年的一百多年间,中华民族逐渐在反侵略、反分裂的斗争中从自发联合转到了自觉联合,特别是辛亥革命后,中华民族在明确的政治纲领指导下自觉联合起来,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获得了中华民族的独立与新生。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中华民族实现了独立和解放,开辟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纪元。正如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我们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实现了国家的高度统一和各民族的空前团结。”

各族人民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

  (一)坚持“一国两制”方针,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
  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站起来、富起来并更加强起来的中国人民在新世纪的三大历史任务之一。统一符合两岸人民和全世界中华民族儿女的共同利益,有利于亚洲地区的稳定与世界和平。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们,有正义感的人们越来越多地理解和支持中国的统一大业。就是台湾前领导人也抱有这个共识和理想。蒋经国先生1986年3月29日在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上,发表题为《中国之统一与世界和平》的开幕词,其中说到:“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必须统一”,“中国必将统一”。祖国统一,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以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为实现民族振兴、国家统一进行了可歌可泣的奋斗。新中国成立后,几代中国共产党人为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在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统一中国的前提下,毛泽东、周恩来等第一代领导人提出了和平统一的设想,以邓小平为代表的第二代领导人进一步创造性地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成功地运用“一国两制”,顺利解决了香港、澳门问题。香港、澳门的回归和保持持续繁荣,证明了“一国两制”是正确的,也使得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目标更加现实和迫切。现在,台湾海峡两岸的统一问题成了全球中华民族儿女共同关注的焦点。江泽民提出的和平统一的八项主张,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坚定决心和高度的灵活性、策略性。
  毛泽东说过:“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尽管“台独”分子一天也未曾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但祖国统一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历史雄辩地表明,统一是中国历史的主流,是各民族人民的最高利益,无数中华民族儿女用鲜血捍卫的祖国统一绝不会被毁掉!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绝不会无限期地拖下去!正义的事业必将获胜!
  (二)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
  各民族的大团结,是完成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在内的新世纪三大历史任务的基础和保证。中国共产党三代领导集体高度重视多民族国家内各民族的大团结。早在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就指出: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胜利的基本保证。在改革开放时期,邓小平指出:“我们要争取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凡是中华民族的子孙都希望中国统一。分裂状况是违背民族意志的。”1992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江泽民进一步强调:“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则政通人和、百业兴旺;国家分裂、民族纷争,则丧权辱国、人民遭殃。”
  在进入新世纪的时候,我们必须不断地巩固和发展各民族的大团结,坚决反对破坏民族团结的行为,反对一切形式的民族分裂图谋和活动,坚定地维护祖国统一。维护祖国统一,是各民族共同的责任和义务。   
  西藏和新疆是境内外分裂分子处心积虑煽动、制造民族分裂的重点地区。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此始终高度重视。江泽民在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西藏的发展、稳定和安全,事关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事关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事关祖国统一和安全,也事关我们的国家形象和国际斗争。全党必须着眼于党和国家的工作全局,增强政治意识、忧患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新疆面积占我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与八个国家相邻,国境线很长,又有众多民族成分,战略地位极为重要。江泽民在新疆考察时特别指出:“加强新疆各民族的团结,保持社会的政治稳定,不仅关系到新疆经济社会的顺利发展,也关系整个西北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关系全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大局。必须高举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的旗帜,坚定不移地做好维护新疆稳定的工作。”针对境内外分裂势力相勾结,加紧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江泽民明确指出:“如果有人搞分裂、搞渗透,我们坚决反对。我们的民族问题是中华民族内部的问题,决不允许外国势力插手,一定要切断内外分裂势力的联系。”
  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要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不断提高各族人民生活水平和科技文化素质;要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切实保障少数民族和民族自治地方的合法权益;要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努力造就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备的少数民族干部队伍;要坚持不懈地进行马克思主义民族观和党的民族政策的宣传教育,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总之,坚持以发展为主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采取综合性措施,不断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才能更好地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
  (三)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中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从21世纪开始,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进入了加快推进现代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的发展阶段。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我国各族人民团结起来为之奋斗的共同事业和共同目标。江泽民指出:各民族之间一定要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而共同奋斗。     
  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是我们党和国家在解决民族问题上的根本立场,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根本目的就是要使各民族人民过上幸福生活。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平均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只有极大地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各地区共同富裕、各民族共同繁荣,才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实现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就要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走现代化之路,这是历史和时代的要求。纵观历史,中华民族在古代建立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创造出世界一流的中华文明,但在近代资本主义发展的大潮中逐渐落后。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的一百多年间,一方面,资本主义列强以武装侵略开路,对中国进行了无孔不入的侵略,或妄图灭亡中国使中国沦为其独占殖民地,或阴谋瓜分中国;另一方面,中华民族逐步觉醒,除了反抗侵略、争取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也觉悟到中国必须走现代化之路,才能强大起来。新中国宣告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但此后在现代化建设中走了不少弯路。直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国选择了改革开放之路,才使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20多年的实践充分表明,改革开放是中国强盛、人民富裕的惟一出路,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惟一出路,也是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的惟一出路。正如邓小平所说:“不搞改革,少数民族的贫困就不能消灭。”真正兴旺发达的民族,是开放的民族。在跨世纪的历史时刻,中国共产党第三代领导集体高瞻远瞩,总揽全局,作出了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这是加快我国现代化建设、实现各民族共同发展繁荣的重大举措。
  我们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各族人民的团结奋斗,一定能够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上一篇:坚持民族平等,保障各民族合法权益

下一篇:国务院令及《规定》

相关文章